當前位置:主頁 > 股票 > 湖南風俗旅游 >

藍色土耳其 熱吻五晝夜(組圖)(2)

  湖南信息港   來源: 作者: 發布時間:2011-04-27

  day 2 第二天 跨越歐亞大陸橋

  伊斯坦布爾新城區,處處透露著世界著名國際性大都市的氣質。歐亞的交點,沖擊的文明在這里凸現。

  探尋了伊斯坦布爾的歷史沉淀,接下來應該去發現它嶄新的一面。

  伊斯坦布爾新城區,處處透露著世界著名國際性大都市的氣質。歐亞的交點,沖擊的文明在這里凸現。以跨黃金角(Halic)的Galata橋為中心的Eminonu是老城區通往新市區的最重要關口,也是諸多輪渡站和巴士站的集合地。從tram站穿越一條蜿蜒的小道就到了Yeni清真寺,它被稱為新清真寺。因為它原來的名字叫“新太后清真寺”(NewQueen MotherMosque),但是在亞洲地區已經有一座“太后清真寺”了,所以人們就習慣稱他為“新清真寺”。這座清真寺是為了紀念麥哈邁德三世的母親,蘇丹賽林姆二世的妻子薩菲耶(SafiyeSulten)皇后建造的。在初建時,這個建筑物僅離海邊三米遠,施工和設計難度很大,后來接連發生的幾次大地震也嚴重影響了清真寺地基的施工,使工程延期。清真寺完工后,蘇丹、王后等王公貴族均來到這里禮拜。和Beyazit清真寺門口一樣,這里也有很多的鴿子,乍一看黑壓壓的一片。和舊城區不同的是,這里繁華脫不了現代的感覺,縱然清真寺仍然是醒目的標志,寬闊的馬路和開放的加拉達橋(GalataKoprusu)預示著那一頭正是伊斯坦布爾的新城區—亞洲部分。

  新清真寺旁邊是埃及市場,始于拜占庭時期。當時從威尼斯來的商人在那里開店做生意,后來從埃及進口的調料開始在這里出售,所以埃及市場又稱調料市場。它是一個L型的建筑,有六個出口,八十多家店鋪。

  各種異鄉人從未見過的調料,顏色色彩繽紛,香味也各不相同。除了調料以外,市場里還出售奶酪、果醬、各種干果。其實調料市場里的東方氣息比大蓬市場還濃郁,討價還價也是很普遍的。

  傳說從公元19世紀,人們開始在黃金灣北部地區居住,從那時候就開始了為黃金灣設計大橋的構想。在歷史的長河中,幾座連接黃金灣兩岸的大橋或被大火燒毀,或被時代淘汰,今天的這座加拉達大橋長484米,是一座可折疊的吊橋。

  隔著一條馬路就是黃金灣和加拉達橋,馬路兩邊聚集著碼頭和巴士站,通往歐洲部分的交通工具就從這里始發。眾多的攤販,忙碌的人群,以及加拉達橋上布滿的人數嘆為觀止的釣魚者,無不透露著這一地區的繁華和重要性。大橋上人山人海的垂釣者,清一色的男性,各種年齡層都有,只要掛個釣竿,就能隨意與鄰近的同行談天抽煙。假如你喜歡這樣的垂釣,不妨也可以加入,只是如果是外國女觀光客,也許就會多一點“小麻煩”。壯觀的垂釣場面下,加拉達橋中央還是行駛著大小車輛,是黃金灣上一道美麗的風景。傳說從公元19世紀,人們開始在黃金灣北部地區居住,從那時候就開始了為黃金灣設計大橋的構想。在歷史的長河中,幾座連接黃金灣兩岸的大橋或被大火燒毀,或被時代淘汰,今天的這座加拉達大橋長484米,是一座可折疊的吊橋。

  坐車去Taksim廣場,途中會經過著名的Valens(瓦廉斯)水渠,一面如同城墻一樣壯觀磚石建筑,上面布滿了半圓形的小門。

  它是羅馬帝國朵王瓦廉斯于公元375年命令建造的,位于歷史半島的第二座和第三座小山之間,是Belgrade(貝爾格萊德)森林的水流向Beyazit廣場的Nymphaion(尼菲昂)噴泉的主要通道。下部主要由大石塊壘成,上部是由小石塊砌成。據說建造水渠的這些大石塊都是從Khalkedon(古卡凱東)城的城墻拆下來的。原本的水渠在現在看來更像是歷史遺留的藝術品,被強烈的視覺沖擊感震撼著。

  Taksim廣場是伊斯坦布爾的商業和經濟中心,也是這個城市最熱鬧的地方。廣場中央是一座公眾紀念碑,高12米,建于1928年,象征獨立。周圍的建筑有不少是見證了土耳其歷史上的政治事件和運動的,都由來已久。廣場的一頭有一條商業街,熙熙攘攘的人群說明了這個地方對于伊斯坦布爾人的重要性,這是一個年輕時尚一族喜歡來的地方。如果需要購買一些時尚的商品,在這里走走還是不錯的,而且價格也不貴,周邊 順勢還有不少當地白領消費的餐廳。

  DAY 3 第三天 Cappadocia,親近奇巖區

  從伊斯坦布爾到土耳其中部地區的Cappadocia可以坐夜間長途巴士,大約12個小時抵達Urgup,很多當地人和旅游者都選擇這樣的方式。在伊斯坦布爾的老城區,靠近藍色清真寺附近有不少旅行社經營該項業務?梢栽谀抢飯竺,他們會幫助你預訂好酒店和長途大巴票以及到目的地之后的向導,非常方便。Cappadocia作為土耳其自然地貌最神奇的區域,曾是電影《星球大戰》的外景地,是眾多旅行者向往的地方,這條線路也是最受青睞的。

  前一天晚上8點多上車,早晨就可看到一片黃色荒土的高低,荒無人煙的小道,周圍是原始荒漠的遼闊。在向導的驅車帶領下才可進入奇巖區。順便提一下這里的窯洞酒店,相當有特色,內部設施也不錯,值得一試。

  早在數百萬年前,Cappadocia東西面兩座火山:Erciyes和Hasan大爆發,火山灰泥涵蓋了整片Cappadocia地區。巖漿冷卻后,人類的足跡就跟著踏上這塊土地,考古證明在公元前3500年前,住在這里的人們就有了女神崇拜,精巧的珠寶及陶瓷手藝。而Cappadocia最明確的歷史是在公元前1200年,西臺人(Hittite)在火山怪石區首先建立了強大的帝國,Cappadocia也就自此出現在各頁歷史中。在腓尼基人(Phrygian)自歐洲跨海而來以后,波斯人也來到這里,正式把這里命名為Cappadocia,意為“美麗的馬幫”,因為這里進貢了最健壯的馬和金銀藝匠。消滅波斯的亞歷山大大帝和他的屬下將“美麗的馬幫”勢力擴張北至黑海,西到幼發拉底河,希臘文明因此主宰整個地區,希臘移民也大量遷移至此。隨后的歷史發展是伴隨著基督教的興起,和伊斯蘭教的進入,和平相處,利用巖石洞穴,共同抵御阿拉伯人的入侵。直到1924年,希臘,土耳其交換住民,基督徒撤出Cappadocia。

  但是留在這里的教堂,修道院,具有地中海門飾窗雕的住宅,依然是當地人刻意保留的獨特文化資產。今天的Cappadocia經歷風化及雨水的沖刷,刻出大地的線條,軟土泥沙流逝,堅硬的玄武巖及石灰石突兀地挺立,或形成山谷,或磨出平滑潔白的石頭波浪,更留下傳奇的仙人煙囪,以及基督徒利用高巖巨石避難的洞穴住所。東西文化在此相會,但并沒有互相淹沒,反而彼此深化,如同這一地區自然的力量一樣神奇。

  在Ortahisar俯視當地居民的社區生活狀,遠古的風貌保存依然。這是一座巨型洞穴社區,每一個穴居的開口都已經完全洞開,在這里就可以望見整個Goreme鎮早先人們居住在這個洞穴城堡中,后來為了離水源更近一些移居到了山下,慢慢形成了村莊。山下的小鎮有多座教堂,其中一座的名字是葡萄教堂,可見釀酒是這里重要的經濟活動。很多洞穴式的房屋依靠在巖石邊上,被群石圍繞,這種風景確實很吸引來自城市生活的人們。

  對于一個熱愛自然和富有冒險精神的人來說,Cappadocia的暢游絕對是一種心靈的放逐。

  Derinkuyu是Cappadocia第二大的地下城,但是卻是最有趣的,最具代表的。Cappadocia地下城是復雜的生活機制,其中隱含著神秘及未解的謎語。不知從何時起,Cappadocia人所有地上的活動,包括飼養牲畜、釀酒、生活、教育??全部轉入地下。而抵御阿拉伯軍隊的基督徒更巧妙的利用了地下城。地下城在8世紀后就漸漸荒廢了,直到本世紀初才開始被一一發現。目前可知的有36座,而每一座可參觀的部分只是全城的20%至40%左右。最了不起的就是地下城獨特的空氣循環系統。垂直而建的通氣孔深達70至80米,最底及最上層保持攝氏13~15℃的恒溫。因此每一個地下城也都很適合釀酒,不怕惡劣的氣候。

  這座地下城共有8層,曾經有4000人避難于此,現在能參觀的部分只有10%。在其中行走,越往深處越辛苦,因為活動空間越來越小,真正能體會在其中生活的艱辛。

  最具探險感的便是在Cappadocia的山谷里行走,隨著向導去探尋Rose Valley,Red Valley和ColomnChurch。腳下嘆為觀止的巖石和塵土,以及眼前一望無際的荒蕪色彩會讓你忘記城市的喧囂,生活的壓力, 整個身心都只是在自然的造詣中浸染著。在風中吃力地踏上一片巖石,面對空無的山谷,那種感覺是一個巨人,能把自己的足跡刻在這自然遺留的奇跡中。對于一個熱愛自然和富有冒險精神的人來說,Cappadocia的暢游絕對是一種心靈的放逐。在山谷里,問守山人要杯熱茶,感受荒蕪中的氣息;或是到山谷邊的地毯加工廠欣賞各種軒彩奪目的土耳其地毯。沒有都市中的時尚節奏,用更懷古的方式來體會休閑的意義。

  用完晚餐后去感受一下土耳其浴的魅力,對這個民族的印象將更為深刻。

  • 提示:本文全部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或者由個人提供,如果您發現該內容侵犯了您的權利或具有其他違法行為,請立即通知我們。